学院首页 > 新闻传播学院 > 新闻公告 > 学院动态 >

时间:2021-04-02 14:52 浏览:次 供稿:新闻传播学院 编辑:新闻传播学院

学长领航二 | 像鳗鱼一样的少年——宋兴旺

像鳗鱼一样的少年——宋兴旺

再次收到任晖书记发给我的消息,正好是毕业后的第九个月整。离开学校闯荡江湖的这段日子里,我时而怀念,时而感慨,某些瞬间甚至不愿相信自己已不再是一名学生。当书记让我写这篇稿子时,恍惚与时光交错,好像此刻我仍坐在沈北路30号的七公寓403位置上,翘首企盼着亲自参加20届毕业典礼、披上那未曾披上的学士服。我起初试着回绝书记,因为感到惭愧,比我优秀的毕业生大有人在,按顺序排也轮不到我。可书记说咱们新闻的毕业生哪有不优秀的?都是家里人。最后这句话打动了我。

作为16级传播学专业的学生,对于毕业后的种种经历,我有着很多感受可以与自家人分享。去年毕业后,出于对新媒体的热爱,我选择南下来到杭州工作。从生活二十二年的东北到梅雨季阴雨连绵的江南,从读了十六年书到正式工作,一开始的适应期说起来有些艰难。来到陌生城市,初入职场,没有学校里的同学可以聊天打闹,没有相对的时间去享受绝对的精神自由。唯一换来的“财务自由”可能并不理想,在算是大城市的杭州勉强饱腹,有一室遮身,得过且过,这些挫败感让我明白今时不同往日,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与技能可以糊口,但想要拿到更高的薪水,换来更多的回报,需要的是阅历打磨和自我提升,而后者在工作阶段尤为重要。

在泄洪现场

也就是那段时间,我感受到灵魂深处一种独特的共鸣,它来自于大自然。这种体验格外特别,在东北也许感受不到。无论是跟拍洪水还是翻山越岭寻找沉寂几十年的老水电站,在四个月时间里我在浙江省11个市都留下过脚印,从夏天到秋天,从山间密布竹林到田间金黄水稻。但是长时间高强度的出差,身心多少有些疲惫,以前觉得“一直在路上”这句话听起来很酷,但是当它与工作捆绑后,时间久了便会有些不知所措。所以在工作四个月后,我选择辞职并且重新寻求一份和新媒体相关的工作。可能是运气好的原因,加上杭州新媒体相关的用人缺口较大,我很快就入职了现在这家公司,算是幸运的无缝连接。

目前我已成功度过第二份工作的试用期,顺利转正,薪资也相对第一份提升了不少。在这家公司我主要负责矩阵的新媒体运营,公司业务在广告营销新媒体领域略有建树,来到这里以后我学到了很多新媒体相关的知识,见识到了各类新媒体的多种玩法,不管是公号,网站,社群,抖音等等,我总喜欢和不同部门同事交流,以求接受更多熏陶,相比上学时的认知局限,如今我对新媒体有了更浓厚的兴趣。

融入新的环境

不管是第一份工作经历还是第二份经历,九个月时间我已经完成了从学生身份到职场人士的转变。但是伴随这种变化,我感觉自己身上的责任与担当也相应的重了起来,或许这就是“社会人”与“学生”的不同之处,我们都需要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负责。

学长寄语

写到这里,我其实还有一些话想对学弟学妹们说。我在标题提到了鳗鱼,这里面其实有一个说辞。鳗鱼这种生物很神奇,他们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,十年、二十年甚至更久。它们等待进化,等待死亡,看似无欲无求,等待与蛰伏仿佛就是它们生命的全部。但是在鳗鱼生命的某个阶段,鳗鱼会突然醒悟般结束等待,朝着一个既定的目标前进,任何外在的干扰都无法改变它们,直到抵达目的地,完成目标。所以作为过来人,我希望学弟学妹在学校里的时间不要用来虚度,多尝试一些和专业相关或者不相关但你感兴趣的事情,早点找到自己的喜好,并坚持地热爱下去,哪怕是看似糊口的一技之长,如果你把它学精,做到了天花板的水平,那毕业后你也会有更多的选择空间。同时无论何时都不要抱怨你所处的环境,不要享受暂时的堕落,每个人都有很多次推翻重来的机会,也许是今天,也许是明天,但最好的机会就是从现在开始。

我很感谢书记给我这样一次机会,让我的思绪能够和学校再次联系到了一起。我在辽传度过了难忘的大学时光,这里有总是鼓励支持我的老师,还有胡吹海侃的同学。青春易逝,回忆长流,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回母校看看,去弥补20届毕业生留下的遗憾。最后,望各位老师及老同学珍重,祝学弟学妹学业有成。愿母校春风化雨,桃李天下。